Log
長沙十大最佳搬家公司
首頁 > 信息目錄 > 行業資訊信息發布

李向寧:搬家

發布日期: 2020-3-13

人的一生中,大都有過搬家的經歷,尤其是現在生活條件好了,搬家更是很平常的事情。我從1982年至2000年的18年中,就有過三次搬家的經歷。


上世紀50年代末,我出生在西寧一個普通干部的家庭。小的時候,由于兄妹眾多,母親體弱多病,父親一人工作,家境比較貧寒。那個年月,日子清苦不說,住房更是緊張,我們5口之家一直擠在父親單位分配的兩間土平房里居住,沒有家具,沒有客廳,滿屋都是床,而且生火做飯也在屋里,生活非常不方便。


我和弟妹們漸漸長大,為了將我們分開住,征得單位同意,父親只好在屋的外面搭了一間簡易土房,即是我的臥室,也是一家人的廚房。夏天還好,一到冬天,簡易土屋冷得像冰窖。因此,每到冬天最冷的時候,我就發愁,時常厚著臉皮跑到家庭人口少、條件較好的同學家借宿。于是,初中剛畢業我就參加了工作,一方面減輕家里的經濟負擔,一方面也是為了在外面找個住處。還好,我參加工作的工廠有職工宿舍,盡管3人一間屋,但最起碼冬暖夏涼,吃住無憂,這對我來說已經是十分滿意了。


歲月如梭,轉眼到了1981年,我結婚的時候不能再住宿舍了,只能向單位申請住房,職工們雖然住的大都是企業的福利房,但是人多房少,分房需要論資排輩,我參加工作沒幾年,輪到我肯定很困難。好在我工作拼命,成績優異,突出的表現贏得領導和同志們的認可,也為分房贏得了加分,一年后我分到了一間舊庫房改造出來的平房。這間平房地處廠區邊緣,靠近鍋樓房,盡管只有22個平方米,但對我來說就算是很不錯的了,所以,我心里美得整天哼著小曲兒,下了班就忙著去收拾。妻子也為我們擁有了自己的房子而高興,連續幾夜都沒睡好覺,頂著暑天烈日去打掃衛生、置辦家具,忙得不亦樂乎。搬家的時候,心情真是很特別:興奮中透著自信;愜意中藏著自得。有了家的感覺真好! 


日子是慢慢熬的,有了家的喜悅過后,日子的苦澀才開始顯現,由于房子小,屋里擺上一張雙人床就占去了邊壁江山,何況還要待客、學習、做飯,擁擠得轉不開身,好在廁所還不包括在內。尤其是有了兒子以后,一家人的活動范圍就更小了,剛學會走路的兒子在屋子里跑不開,晚上也只能和我和妻子擠在一張床上睡覺。因為房子小,家里不敢來人,孩子沒有老人看,剛過兩歲就送進了幼兒園。房子雖然靠近鍋樓房,但沒通暖氣,夏天熱,冬天冷,屋里再生個火爐,更加擁擠不說,還煙熏火燎。房子前面是鍋樓房的煤場,大風一吹煤灰亂揚,時常就得關緊門窗。房子后面是一條河,河水渾濁上面漂著一層垃圾,夏天的時候時常飄來難聞的氣味。就是在這間房子里,我娶妻生子,享受了家的溫暖,人生也邁進了而立之年。


改革開放以后,企業擺脫了計劃經濟的束縛,落實經濟責任制,開始股份制改革試點,有了一定自主權的企業,生產的積極性空前高漲,重點在計劃經濟體制的框架內引入市場經濟因素,企業按市場價格銷售產品的比例逐漸擴大。利潤留成、股份制、承包責任制等一系列政策是企業邁上了新臺階,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雙增加,職工的收入、福利和生活水平也“芝麻開花節節高”。有了錢的企業開始新建職工住宅樓。


看到那如雨后春筍般涌現的樓房,我住上平房的那種自豪感、幸福感早已蕩然無存,我熱切地盼望著我所在的企業也能像其他有錢企業一樣早日蓋上樓房。讓我們這些工人也嘗一嘗住洋樓的滋味。



愿望很快就實現了,1987年,單位在大門右側臨街處,蓋起了一棟4個單元7層的住宅樓,從樓房挖地基開始,我和我的同事們就激動得天天上下班站在工地看建設進度,心里恨不得他們幾天就能把樓蓋好。在我們的望眼欲穿的期待中,1988年底新樓房子終于落成,按照工齡我分得了一套64平方米的二居室住房??蛷d臥室和餐廳雖然都不大,但畢竟是各有天地,一家人學習生活互不干擾。晚上,我們全家吃過飯后,吃著水果看著電視,心里那個美呀,真是油然而生。住進新樓房,看到別人羨慕的目光,聽到別人的嘖嘖贊嘆,我心里像三暑天吃冰棍,別提多得勁了。這是我的第二次搬家。


我第三次搬家是在2000年。在此之前,我因工作努力,被企業委以重任,職務有了提升,被市里錄用為國家干部,在管理層工作三年后,由于愛好寫作調到新聞單位工作。2000年新單位蓋家屬樓,盡管我是新人,由于工齡長還是很幸運地分到了一套三室兩廳雙衛的住宅。剛好趕上房改,100多平方米的房子僅交了不到10萬元。錢不多,房子還大,簡單裝修后,兩間作了臥室,一間就當了書房。擁有一間書房,這是我夢寐以求的事,窮酸文人的要求不多,一不求金銀,二不求豪車,就想有個自己的書房,能安心讀書寫字,這大概是一輩子的享受。臥室多出一間,兒子去外地讀書,放假回來也有自己的天地,廚房設施齊全,妻子也有烹飪的用武之地,可以大展身手。陽臺寬敞明亮,養些花種些草,裝飾了環境也愉悅了心情。妻子說,“這房子既是咱們的固定資產,也是咱們的金窩銀窩?!?/span>


2008年兒子畢業后留在故鄉西安工作,有了一定積蓄的我,資助兒子在西安購得一套住房。兒子搬進新房的那天,給我打來了電話。他在電話中高興地說:“爸,我已經搬進了新房子,您們退休后就回來住吧?!?/span>


我說:“葉落歸根,我們可以考慮回老家,但不會和你一起住,要住也要自己住”


兒子說:“要不在西安再買一套房子,您們辛苦操勞了一輩子,晚年應該享受一下生活才對?!眱鹤拥脑捨译m然有點感動,但目前的生活我很滿足,確實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兒子說:“老人一般都跟子女,你看咱們院的老人大多數不都跟子女走了,有的去上海、有的去北京,有的去成都,哪一個不是想方設法跟兒女在一起?


兒子的這番話,言之鑿鑿,入情入理,我當即答復他:“好吧,我們退休后再考慮去西安住?!比绻沁@樣,看來我還要進行第四次搬家了。老話說,三次搬家猶如一次失火,指的是家越搬越窮,而我卻認為這句話已經過時了,因為生活水平提高了,我的三次搬家其實就是生活品質的三次提升,家越搬越大,房越搬越新,就算是火,但也是吉祥之火,進步之火,改革之火。


我的搬家史,見證了我家生活的變化,也見證了我們一家人的成長經歷。這些見證已經成為我工作和生活的信心和動力。而這些見證,不正好也是祖國改革開放、社會進步、國家強盛的、人民富裕的的有力見證嗎?


.
聯系地址:湖南長沙市雨花區勞動西路471號 聯系本站:130-3292-7252
頂天行業數據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備案編號:湘ICP備1107ZS6號
菜市场小贩赚钱吗 燕赵福利彩票排列七 上海11选5遗漏号码查询 什么是股票涨跌幅 湖南快乐十分购买技巧 腾讯分分彩 深圳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售 贵州十一选五结果 极速飞艇公式技巧 动力源股票行情 高登时时彩平台